如何才能把美女烹飪得鮮嫩可口?

食色性也,美食和美女還真有點兒共同之處,甚至二者有非常實際的結合點,比如人體盛宴。

昨兒到工體旁邊一飯館吃飯,那條街還挺有名,南新倉。領頭的飯館叫大董,號稱是蓋了全聚德的烤鴨,其實也就比全聚德精致點兒摩登點兒。到了洋人集體往北京竄的季節,這兒天天排隊。一群洋馬跨著她們的漢子,眼巴巴地望著油光光的裸體鴨。還有一些洋人小朋友,經常好奇地指著烤鴨,滿嘴十萬個為什么。看得出來大洋人也挺不耐煩的,我要是他們,就這么教育孩子:這些都是中國的小朋友,不聽話就烤了。

旁邊還有幾個小點兒的飯館,偽臺灣偽日本風格,臺灣那個我吃過,跟一大齡文藝女青年,一邊吃一邊討論外企是怎么潛規則。聊的感覺,好像外企也跟榮國府似的,就門口倆保安是本分人。聊得我進地鐵看見特香的女的就想下手。

昨兒吃的那飯館有點兒意思。也叫新派川菜,不過自成一路,好多菜都是老板發明的。基本還是川菜的路子,尤其善用泡菜。老說有種雅魚特有名,昨兒算見識著了,感覺像黃花魚住錯地方成淡水魚了。還見著了老板,一四川詩人,名片上印著自己的兩句詩,有一句好像是:如何才能把美女烹飪得鮮嫩可口?我們開玩笑,古時候的流寇和匪軍都琢磨過這個,五胡亂華的時候,好像就有這么一支隊伍,抓了好幾萬個女青年,兼作慰安婦和軍糧。抓著了日日完了烤烤完了吃吃完了再出去抓。正所謂:爺們兒掙錢養媳婦兒,女的何以報夫主?日日日日日日日,吃吃吃吃吃吃吃。給劉備拍馬屁那土老冒也干過這事兒,李逵好像也吃過李鬼媳婦兒。怪不得洋人管女的都叫honey,西門慶管淫婦叫小乖肉呢,日著日著就饞了。只不過現在不興真吃了,犯法。人體圣也只能意思意思。

敢情螳螂講究女的吃男的,人是男的吃女的,習慣不一樣。作為一尊重婦女的人,我建議婦聯通報語委,把秀色可餐、食色性也這樣的詞兒統統廢了。太殘忍了,太沒人性了。舔舔就行了,還能真下嘴咬?

不過,也許只有以研究美女的心態研究美食,才能獲得真正的色香味吧?

不但有女性人體盛宴,還要男性人體盛宴……

最后聲明一句,我反對人體盛宴這種侮辱人格卻強裝藝術的飲食方式,也只有變態的日本人才能搞出這種變態的東西來。

  • 本文已影響

    微信公眾號: 【從容美文網】 crongcn

    上一篇:女孩子一定不能放棄的十種東西 下一篇:“真性情”并不象征著一種本真

    最新文章

    關于本站|聯系我們|廣告合作|版權聲明|隱私保護|雜志訂閱

    上海时时乐单选走势